搜索

长征副刊丨叙事的乡土气与人情味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西元责任编辑:孙智英
2022-09-05 10:00

故乡造就了一个作家的创作生命,蕴含了其中所有的秘密,并且有待于他用一生的时间去揭示。这种秘密与生俱来,长久地激荡着一个人的内心与文字。我出生,长大于东北,也写了一些战争历史题材的小说,所以对发生于故乡的战争往事有着浓重的感情和好奇心。正是在这种心境之下,我读到了傅汝新这部反映辽南这片广袤土地上革命战争历史的长篇小说《一塘莲》(花城出版社)。

《一塘莲》以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我党与国民党在东北展开激烈斗争为历史背景,讲述了辽南乡镇百姓卢四以及三个女儿的故事。“一塘”代表着一场战争,一段历史或一片土地,而“莲”则象征着三个女儿的命运,叙写了她们青春年华在风雨如晦的战争岁月中的绽放与枯寂。作者对辽南大地发生的解放战争历史非常熟悉,也下了一番考证的功夫。小说准确而精彩地描绘了几次具体的战斗经过,有条不紊,引人入胜又出其不意。

小说生动塑造了高团长,田镇长等几个我军指挥员和地方工作干部的艺术形象。高团长外表粗犷,打起仗来却有勇有谋,谋划之精细令人赞叹,打了几次巧仗奇仗,出人意料。田镇长原为八路军营长,他为人真诚率性,视野开阔,善于开拓工作局面,表面上看是文弱书生,打起仗来却一点也不含糊。这两个人物体现出了军事指挥员的智慧与勇敢,也支撑起了小说的叙述空间。小说对人心向背亦有着深刻的表达。例如高团长想将三女儿卢云带到部队上,这个时候,人民军队还处于劣势,家人自然犹豫不决。但小商人出身的父亲卢四却力排众议,支持卢云参加部队,其理由是共产党将来能成气候。卢四的眼光精明敏锐,能从细微处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苗头,这个细节可谓传神而有力。

《一塘莲》中最吸引人的是对辽南风俗人情的绘写,这也是作者本人最挥洒自如也最饱含深情的手笔,它是比战争本身更宏远更恒久的背景幕布,把剧中的人物和故事映衬得鲜明而立体。且看《一塘莲》中有关雨的描写:“辽南春脖子短,呼呼地刮过几场满天的风和尘土,然后,在清明节的头一天,当天,或者晚一天,第一场春雨就会如期飘洒下来。雨季前也会下雨,但镇海寺人不认为那是正经的什么雨。五月末六月初的雨可就完全不同了,暴雨,雷阵雨,中到大雨就都来了,有时候一下就是一两天,镇子里几乎所有街道两边铺着石板的下水道,还有镇子周边的沟渠,不消半个时辰,雨水便洪流般地汹涌澎湃了。”这里的雨是有着地域特征的雨,寥寥数笔便让人有了回到辽南大地之感。

作者最钟情的还要属莲塘:“莲塘周围有许多两只胳膊合抱不住的粗大垂柳,有的树心已经被岁月掏空,只剩下多半边苍劲的树皮。平静的水面被浓黑的云雾笼罩,水面与云雾的衔接处有一条灰白色的水汽带子般地悬浮着,将水面与云雾分割开来。不时有鱼扑棱一下子在水面上来一个翻滚,搅出涟漪向四周一圈圈追逐着散去。或风和日丽,或斜风细雨,那一塘莲真可谓摇曳多姿,妩媚动人;尤其是当玉白色的,粉红色的,间或还有一种淡黄色的莲花盛开时,莲塘就变幻成了一幅巨大的水墨画。”看到这样的文字,不禁要赞叹于作者出色的风景描写能力。作者本人就是一位出色的画家,他的文字与他的画作一样灵动,热烈,传奇,唯美。《一塘莲》真实地勾画出了一幅辽南地区的风俗画,画面宏阔壮丽又细致准确,有骨架,又有细节,值得细细品读。书中有许多笔者少年时耳闻目睹的风物,比如营口的卷烟,沈阳的鹿鸣春酒楼,老边饺子馆等,读时倍感亲切。

《一塘莲》的重头戏还在于人物的命运,从中能看出历史洪流的内在肌理。

首先,卢氏三姐妹的人生命运是小说的叙事重心以及作者的用心所在。大女儿卢芳顾全大局又不乏改变命运的冲动。具有中共地下党员身份的苏大少爷牺牲后,卢芳非但不居功自傲,反而守住了初心。二女儿卢秋个性内敛,当历史大幕落下之时,她也选择了回到家中。三女儿卢云单纯可爱,但性格张扬大胆,经常做出一些出人意料之事。她从一开始就坚定地加入了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其间颇多曲折,传奇,最后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三姐妹的人生命运融合了偶然与必然,喜剧与悲剧等多重元素。

其次,方七爷实在是《一塘莲》中刻画非常厚实且丰满的人物,可圈可点,耐人寻味。他行走江湖,熟识江湖规矩,智慧仗义,具有相当浓重的传奇色彩。结尾处,方七爷死于狱中的悲剧命运令人扼腕叹息。他的死意味着一种民间传统的终结,也预示着一种新的社会历史的开始。

再次,于主任这个人物非常有特点。与卢氏姐妹相比,于主任显得不那么纯洁高尚,却写得极有人情味和烟火气,她对田镇长的爱慕之情是强烈而真挚的。这个缺乏理想却具有实干精神的女性人物,结局虽然令人意外,但细细想来,如此的命运遭际是极符合历史真实的。

傅汝新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为故乡立传,其中透露出属于他自己的文学眼光,思想气质和审美风格。《一塘莲》显露出区别于其他家族历史小说的独特性,傅汝新的革命战争叙事也印证了,回望历史和故乡的文学叙述仍然具有持久而巨大的开拓空间。

(本文刊于《解放军报》2022年9月3日第12版)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Baidu